一线专访丨周一围:《解放了》不是主旋律战争片 更像是吃鸡游戏

天富新闻 2019年06月20日 07:17:08 阅读:1766 评论:0

[摘要]做演员就是这么苦,他们刚才还说呢,做演员太玩命了吧。我说不要命是做好演员的一个必要条件,就必须得这样才有可能。

腾讯《一线》报道 作者:邵登。

周一围年龄不大,37岁,却像个老派人。他推崇石挥,这位表演大师自编自导自演的《我这一辈子》是共和国电影史中经典中的经典。他还会用旧时舞台上和舞台下的关系比照如今的明星和受众,他认为,演员应该有玩命精神,把命交给舞台,也是老一辈演员坚守的“戏比天大”的从以准侧。老派人,这次接了一部看似老派的主旋律战争片——《解放了》。李少红担任总导演的这部电影在上海电影节期间亮相,尽管电影故事背景设置放在解放战争中具有决定意义的“三大战役”之一平津战役,但影片截取的只是其中一个侧面:1949年1月,为准确掌握天津城防布局,解放军炮兵连长蔡兴福、侦察兵马宝树、廖枫,炮团实习参谋葛桂忱四人小组临危受命,乔装潜入天津城,为总攻扫平道路。

周一围在片中饰演的是炮兵连长蔡兴福,解放军某部的炮兵的连长。用他的话说,他出演的这个军种就是当年的人肉GPS,解放战争时期,炮火如何做到精准射击,这是蔡兴福和他的队员们的分内事。虽然片名听着像是个传统主旋律制作,但周一围一再强调,这部电影与之前众多的战争题材不同,它讲述的是城市战争,这里没有大规模的战役,他甚至形象的比喻称,拍摄这部电影就像在玩“吃鸡”游戏,“这完全就是一个战场求生的故事。”。

自从获得《演员的诞生》的冠军,周一围获得了更多人的关注,但除了好演员的身份获得了认知,随之而来的也有与表演无关的争议,周一围说他很早就学会了坦然面对争议,而并非红了才开始学习应对。至于原因,依然老派。他说,成为演员,势必不能只在“喊预备开始的时候我们才成为角色的,在生活中就要尽可能靠近角色。”他似乎早已将一切当做了角色预演,准备随时通过角色对人生经历进行复盘,如此一看,之于演员,所有经历都是值得的。

没看到成片,我对自己都不太自信。

腾讯《一线》:《解放了》听起来跟一般的主旋律角度很不一样。

周一围:一定不是,我们是首部城市战争片,真的不是那种大规模的军团、军事对抗,我们甚至做不到像一般影视剧当中的几百人之间的对决。我们没有这样的对打,我们就是小分队在城市当中溜门撬锁,各种爬上伏下,各种像耗子一样在躲,在被追,我们是一个很有意思敌后战争的片子。我们有一个演员老说,这个太像吃鸡了,这个完全就是战后求生,战场求生的一个故事。敌人不知道在哪,忽然就冷枪打死一个,尽是这样的,不知道哪就飞过来榴弹炮了,就得拼命的跑,永远得不到及时的补给,要啥没啥。腾讯《一线》:所以这个角色吸引你的是什么?。

周一围:对,一个战场的职业军人,这个是吸引我的地方。腾讯《一线》:为这个炮兵连长的角色做了哪些准备?。

周一围:多看当年的书报杂志,有的很重要,有的可能就是闲书,可能是《良友》杂志,可能是某个大明星的海报。可能是当年的某一首曲子,也可能是对于天津城的了解,包括我还会跟郭麒麟,一个天津人去聊,你们大概都吃些什么啊。演员的工作其实很难具体量化。腾讯《一线》:之前李少红导演说,他特别不希望演员在这部电影里出现程式化的表演,具体在你们表演上是怎样的要求?。

周一围:其实不管是导演、演员,还是各部门,都会害怕这种东西,避免程式化是各个工种,不管是导演的要求,还是工作人员自发对自己的准则的要求,我们都会尽力去做好每一件事情。

比如说导演会经常说我们尽量地在行动中完成这样的一些信息的传达。其实就是从前我们经常讲的,看谁在单位时间之内能够传达更多、更丰富的信息量。这种东西对于演员的具体要求就是更多的少思辨,让下一个事带动着这个事不能完成,就做了下一个事,下一个事再下一个事,观众应该是爱看的。腾讯《一线》:你进入角色的速度快吗?。

周一围:不快,因为演一个角色实在是太难了。演一个经历过炮火,真的亲历过死亡过角色真的挺难的。我到现在没有看到成片之前我都不是太自信。

和钟汉良合作有安全感 杨幂片中的死让我揪心的疼。

腾讯《一线》:这次和钟汉良、杨幂的合作有什么比较记忆深刻的事情?。

周一围:钟汉良的认真是令人发指的,他认真到,会把别的部门的工作记得很清楚。他能够指导别的部门的工作,道具放错了,哪里的台词说错了,下面的穿戴不接戏,一些情节他都可以参与去探讨,这造成了我对他的极度信任,我会很愿意跟他一起演戏。腾讯《一线》:你们俩的戏份在电影中是有交集的?。

周一围:对。我一直是一个坚定地,有目标的人。他是一个相对弱者位置的人,是一个逃命的人,他的目标是不断修正的,所以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各种谎话张嘴就来,害死了我的同志、战友、兄弟,他是应该负责任的。他在演绎的时候让我觉得,我愿意相信他就是那个角色,我会跟他有很多探讨,关于怎么演这个角色,这是我跟他的一个很大的心得,我很喜欢他的认真。腾讯《一线》:和杨幂呢?。

周一围:跟杨幂的戏其实不多,她虽然演我的太太,但是她大概只有三个场景的戏,从相见不能够相拥,到好容易得见,她又已经被弹片已经完全穿腹,已经完全开膛破肚,几年不见,在黎明之前马上就要解放了。但她要离开了,她完成得很好,让我在那一瞬间的伤心,那个瞬间是真的,我真的疼,揪着心的疼,这是我跟她不多的一点点对手戏。

还有很多小的好朋友,包括第一次演这种电影的郭麒麟,哇,他认真啊。爆炸的戏,虽然气爆没有当年那么危险,但也是眼睁睁往脸上打异物。砖头是假的,但海绵高速嘣过来也疼的,他得睁着眼睛,不知道这要爆炸,突然之间嘣就炸飞了,炸飞了掉地上,还因为意外没有坐到毯子上,还摔到了尾椎骨,疑似骨折。

腾讯《一线》:和郭麒麟在一个连里,爆炸的戏都在一起吧,你受伤了吗?。

周一围:没有受大伤,就是各种小伤、流血、软组织挫伤。其实要命的是那种有害有毒废气。我们这种安全的爆破,为了让它真实,除了各种粉面灰之外还有有机肥。你知道什么叫做有机肥,就是各种屎粑粑,牛屎、鸡屎、羊屎,发酵完了之后的结果,那个戏我曾经晕倒过一次,窒息了,起来后不知道我在哪,我是谁,我在干什么,完全不知道。

腾讯《一线》:晕倒之后是怎么样的?继续拍还是休息?。

周一围:继续拍啊,缓一缓,喝口水,接着拍呗。

腾讯《一线》:当时有没有觉得做演员怎么会这么苦?。

周一围:做演员就是这么苦,他们刚才还说呢,做演员太玩命了吧。我说不要命是做好演员的一个必要条件,就必须得这样才有可能。

好的角色都想挑战 不会受困于负面新闻。

腾讯《一线》:你尝试过各种类型的作品,在行业以玄幻题材兴盛的演过魔幻剧,也演过各类现实主义作品,如今行业又开始推崇现实主义,对你来说,哪类题材会让你更觉兴奋?。

周一围:好的题材,好的内容就会更兴奋。其实到底是印象派更好,还是照片更好,还是后现代结构主义更好?没有什么,不是说现实主义就一定比魔幻题材天然的高贵,没有这一说。但是现实题材确实可以上大家更扎实表达一些东西,关键是看谁做得好,艺术作品里。大实还是大虚,都是对的。

腾讯《一线》:对你而言,实和虚都是可以的吗?。

周一围:是的。我不介意哪一种具体的门类,不介意哪一种具体的平台。我不介意哪一种具体的媒介。

腾讯《一线》:《演员的诞生》之后,你个人的影响力越来越大,随之而来的也会有各种负面新闻,您会因此受到困扰吗?。

周一围:这事没法说,其实就是我们职业的一部分,当年在舞台上演得好,有人往上扔钱,演得不好,有人往上扔萝卜皮,那不都得担着吗?演的好,被对家的人来扔了萝卜皮,那不也得担着吗?演的不好,也有人捧场扔钱,那不也就拿着了吗?所以这事其实就是这个行业的本身,认清自己的职业该做什么,接受本心吧。

腾讯《一线》:你是在很早的时候就能够坦然接受,还是说经历了接受的过程。

周一围:从小我受的教育就是这样的,老师告诉我们,戏比天大。石挥先生当年他为了演一个戏,两周前大家一起集结,说了各自演什么,各自去准备吧。两周以后回来,一进剧场,大家伙都闻到剧场里谁放屁了吗?他越走越近,大家会发现,石挥这几天住垃圾堆里面去了?是的,石先生是真的在垃圾堆里面住了俩礼拜,为的是让自己变成角色。

我们不是在喊预备开始的时候我们才成为角色的,在生活中就要尽可能靠近角色。今天不比从前,我们更热衷于看后台是怎么回事,生活中是怎么回事,你不为人知的一面是怎么回事,解读是不可控的,但观众就是好奇,那怎么办?反正这个世界充满了误会,谁也不可能真正看清楚,360度去理解,大家想看什么就看什么吧。我们还是回到我是谁,我在做什么,对得起职业,对得起内心吧。

腾讯《一线》:你在生活当中,是一个完全把工作放下来的人吗?不去想表演,纯粹的去生活?。

周一围:很难,他是印到骨血里面的,我们成习惯去观察别的有意思的事件,有意思的说话语调,有意思的人,我都会去观察。因为只有对这个世界有了解,对人有了解,才能够演人。所以,很难说纯纯粹粹说完全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我们的工种不是这样的,我们的工作就是生活,我们的生活也是工作。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