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专访丨陈学冬:“新恋情”风波后,好友不想和我吃饭了

天富新闻 2019年06月20日 00:07:59 阅读:1251 评论:0

腾讯《一线》报道 作者:胡梦莹。

最近因为热门综艺《我家那小子2》,陈学冬庞大的朋友圈引发关注,除了被奉为“娱乐圈隐形人脉王”,他还得了一个新称号“恋爱锦鲤”——好友钟丽缇和张伦硕恋爱结缘,前段时间赌王儿子何猷君向奚梦瑶求婚时,陈学冬牵着奚梦瑶的手入场;最近又出席何超盈“过大礼”。

近日,陈学冬携新剧《小夜曲》亮相上海电视节,对于这个新称号,他对《一线》笑说,似乎自己真有这样的体质,每个阶段身边都会发生类似的事。对于自己的好人缘,他的解释是自己是“解决问题专家”,“他们遇到各种问题都会找我,包括情感、生活、工作需求、宣传,连助理没了都来找我。”。

除了旁人的情感问题,陈学冬本人的情感问题也备受关注。在节目中,大姨多次催婚,还扬言为其公布征婚启事,“陈学冬要找凶一点,厉害点的女朋友!”网友们更是除了催婚还催生娃,喊话陈学冬赶紧生两个娃,发挥自己的“专业十级带娃才能”。提起这桩事,他倒是一派气定神闲,表示虽然想当爹但是不着急,“男生没有生育问题,也没有年龄限制。”。

前段时间,网曝遭遇全网逼婚的他“开窍”了,深夜出门聚餐时,被目击与一白衣女子交谈甚欢一路打闹,彼此还大方牵手十指紧扣。不过事后陈学冬曾辟谣称只是好友聚会。如今再谈及此,他觉得又好笑又无奈,“她们给我发消息说,‘跟你吃饭要小心,不要跟你吃饭了’。”。

新戏人设很压抑,那段时间都不爱理人。

《一线》:先跟我们介绍一下在《小夜曲》里演的冯安宁是怎样的角色?。

陈学冬:是一个小提琴手,很丧的一个人。他是挺压抑的一个人,他没有让我真的很过瘾。不够整部剧因为经常有音乐,在现场经常会听到很多国际级的小提琴音乐、交响乐,所以还蛮好听的。

《一线》:这个人物很丧,命也特别苦,拍戏那段时间有影响你的情绪吗?。

陈学冬:其实是他的原生家庭给他造成的痛苦,以及他在社会上打拼所遭遇到的一些问题。然后他回国见到父亲之后,跟父亲展开一系列的博弈,他很爱父亲,但是又在斗争。这样的一个很痛苦的过程。我一般在剧组都很活泼,但那段时间,剧组里的其他演员都觉得我挺难相处的,不太会理他们。

《一线》:这部戏有很多音乐元素,你演的也是个小提琴家,为了演小提琴家做了哪些工作?。

陈学冬:有正式去学一下,包括一些姿势和曲子。我也学过钢琴、吉他,算是有一点乐器细胞吧。乐器是需要花功夫、花时间进去的,节奏感较好的会比较容易上手。不过有时,电视剧和现场的表演不一样,现场拍的曲子和后期写出来的电视剧主题曲、或者拉的旋律不一样。你在现场拉得多好,都不是那回事。

《一线》:导演对小提琴戏的要求高吗?比如指法会要求和音乐基本吻合吗?。

陈学冬:对,我确实也是这么去拉的,但到后期就没用了。就像刚才说的,可能在现场拉的是这个曲子,到后期它是另一个曲子放进去配乐的。所以说是不太一样的。

《一线》:和黄婷婷合作,戏里有擦出火花吗?。

陈学冬:她跟剧中“蔚蓝”这个角色挺像的,也是性格乐观、大大咧咧的小姑娘。我们合作还挺好的,在演的时候,因为剧中感情戏一开始是不推进的,都是到很后面才推进情感戏。前面一直在复仇,感情是越到后面越好。

否认“新恋情”:只是十多年好友 对方以后不敢和我吃饭了。

《一线》:有一点我们很好奇,很多网友都说你有一个很神奇的朋友圈,和杨幂、郭碧婷、宋佳、林允等私交甚笃,然后既有奚梦瑶这样的超模朋友,也有马薇薇、颜如晶这样的辨手。

陈学冬:我也不知道。我觉得是这样的,关于交友我的理解就是,在人家好的时候你不去跟他靠近,不去跟他索取什么东西;在人家不好的时候你一定要帮助他,我觉得这样的关系才能成为真的朋友。一般别人找我,我都会帮忙。有什么需要,我都会很迅速出现。

《一线》:部分艺人曾感慨,和圈内人很难成为真正的朋友,真正的朋友都是圈外的,为什么你圈内的朋友这么多?。

陈学冬:不知道啊,可能别人找我帮忙,我都会帮。确实,圈内朋友关系的维护比较难,因为大家都太忙了,见面的机会也少。圈外朋友呢,周末去找你玩儿。所以,其实也是工作的原因造成这些人不能经常见面,那情感自然就弱一点。但是,现在年轻人基本上都是网络联系,所以就还好。

《一线》:他们通常会在什么情况下找你帮忙?。

陈学冬:各种问题。包括情感问题、生活问题、工作需求、宣传啊……各种问题都会找我,连助理没有了都找我,没有宣传的工作人员也会找我,反正各种找我。

《一线》:最近网友发现一个规律,你变成了朋友圈中的“恋爱锦鲤”,奚梦瑶刚被求婚;张蓝心也马上被发现有男朋友了。

陈学冬:对,我身边的人都有好事了,包括颖儿也是,挺好的,我觉得真的我有这样的体质吧。所以他们很愿意跟我多接触。好像每个阶段都有这样的事。

《一线》:你目前还是单身吗?。

陈学冬:不然呢?。

《一线》:前段时间被拍到与女子吃饭,还亲密牵手,这件事方便再回应一下吗?。

陈学冬:你知道人喝醉了就是这样一个状态、其实我有很多的朋友,都是十多年的关系、交情,所以,大家把标题写成什么样,它导向就是什么样。但是,不是那样的,都真的是很好的朋友。

《一线》:这类新闻会对你造成困扰吗?比如需要和朋友打招呼吗?。

陈学冬:不用,她们会发消息给我说,“跟你吃饭要小心,不要跟你吃饭了”。

去年很丧但如今很有力量 我是男生不着急当爹。

《一线》:录制第二季的《我家那小子》,和第一季相比感觉有什么不同?。

陈学冬:倒不是说每一季节目会有什么不同,而是人生的每个阶段不同。现在这一刻我很开心,跟去年的状态不太一样。因为去年的时候我很丧、很荡,今年这种内在的力量,我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突然间生活好像改变了,是这样的感觉。年龄的增长是不会给你任何心态改变的,只有事情发生才会让你成长。所以我觉得,可能过去一年中我有经历一些事情吧。

《一线》:能透露是什么事吗?。

陈学冬:不知道,忘了。应该是有什么事,可能工作、环境啊,加入了新的公司啊,整个工作环境变动了,可能有这个原因。

《一线》:“丧”跟压力、竞争会有关系吗?比如去年出现了很多爆款选秀节目,诞生了很多新人和流量担当。

陈学冬:和压力、竞争应该是有关系的,压力很大程度上会把人引向负面。不过节目我没看,我都没有关注,因为可能在我们行业做得久了,看到人来人往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中国太大了,我们的行业太大了,它是允许所有人在这个行业里面去分这个蛋糕的。所以,我不觉得这会产生真正的压力。

其实真正的压力是来自于你的选择,你对未来的选择、你对作品的选择、你的决定,还有你在这件事上愿不愿意去承担压力和风险。

《一线》:很多网友看了《我家那小子》都特别爱大姨,大姨第二季的录制状态跟第一季有什么变化?。

陈学冬:大姨放开了很多。我刚刚还在看她昨天晚上的节目,把我笑惨了,她真的是太好笑了。

《一线》:在节目中你也有尝试不同极限类的活动,大姨坐在演播室各种担心,她私下有跟你沟通过,劝你不要做吗?。

陈学冬:她私下有很凶、很严肃地跟我说过这个事情,但是我不理她。老人有老人的思想,我们有我们的,不要试图去改变一个人,是不可能的。反正不让她知道就好了。

《一线》:最近上这个节目,大姨和网友们都催你生两个宝宝,还有网友夸你是“专业带娃十级选手”,这方面你会考虑吗?。

陈学冬:会呀,肯定会考虑。

《一线》:大家很着急,你着急吗?。

陈学冬:不着急,男生嘛,我们没有生育问题,没有年龄限制吧。不过我也没生过,所以我不知道。

《一线》:之前曾喊话华晨宇喊你叔叔,这是开玩笑的吗?。

陈学冬:哎,我真的忘了我们俩是怎么约定的这个事,因为他好像年纪比我大,但是他一直叫我“冬哥”,我就不服,所以我就说,“你叫我叔吧,我叫你哥,行吗?”。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