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加拉国19岁女孩指控校长性骚扰后 被活活烧死

天富平台 2019年04月19日 08:21:23 阅读:294 评论:0

(原标题:孟加拉国19岁女孩指控校长性骚扰后����,被活活烧死)����。

孟加拉国一位19岁的女孩����,在学校遭到了校长的性骚扰��� �。与当地很多女性不一样����,她选择来到警察局报案��� �。但是����,这位女孩最终的命运����,却是被火烧死��� �。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当地时间4月18日报道������,努斯拉夫·贾汉·拉斐(Nusrat Jahan Rafi)今年19岁������,来自来自首都达卡南部160公里处的小镇Feni������,她在一所伊斯兰学校上学����。

3月27日���,校长把拉斐叫到办公室���,以不恰当的方式反复摸她����。幸好���,事情还没来得及进一步发展���,她就跑出去了����。

在孟加拉国�����,许多女孩或者年轻女性在遭受性骚扰或虐待后�����,选择保密�����,因为她们害怕受到社会或家庭的羞辱�����。但拉斐不同�����,她在家人的帮助下去了警察局�����。

她在警察局描述了自己的经历����,但是����,她本应有一个安全的环境来描述这些�����。事实却恰恰相反����,当她描述这痛苦经历的时候����,负责此事的警官用手机将她拍了下来�����。

在视频中������,拉斐明显很痛苦������,试图用手捂住脸���。但这名警察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并让她把手从脸上移开���。该视频随后被泄露给当地媒体���。

BBC称����,拉斐来自一个小镇上一个保守的家庭����,就读于一所宗教学校����。对处在她这种地位的女孩来说����,举报性骚扰可能会带来严重后果����。受害者经常面临来自她们所在社区的审判����,当面和网上的骚扰����,有时候还会面临暴力袭击����。

后来��,拉斐经历了这些���� ��。

努斯拉夫·贾汉·拉斐(Nusrat Jahan Rafi) 图源:BBC(家人供图) #writer摄

在拉斐去警察局举报后����,涉事校长被逮捕�������。但是����,发生在拉菲身上的事更糟糕�������。

有一群人聚集在街上要求释放校长���� 。抗议活动是由两名男学生安排的������,据称当地政客也有参加���� 。人们则开始责怪拉斐���� 。

拉菲的家人说�� �,他们开始担心她的安全����。

4月6日����,性骚扰发生11天后����,拉斐去学校参加期末考试����。

拉斐的哥哥马哈穆杜尔·哈桑·诺曼(Mahmudul Hasan Noman)说���,“我带妹妹去学校���,想陪她进去���,但我被阻止了���,不能进去���。”���。

“如果我没有被阻止� ��,我妹妹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他说���。

根据拉斐死前所说����,当时����,一名女同学说她的一个朋友被打了����,把拉斐带到学校的屋顶上����。当拉斐走到屋顶时����,有四五个人围着她����,他们都穿着罩袍����,还向她施压����,要求她撤销对校长的指控����。她拒绝了����,他们就放火烧她����。

警察局长巴纳吉·库马尔·马吉姆德表示�������,凶手想“让这看起来像是自杀”��。

他们逃离现场后�����,拉斐被救�����,他们的计划失败了�����。马吉姆德告诉BBC孟加拉语记者:“其中一名凶手用手按住她的头�����,所以煤油没有倒在那里�����,这就是为什么她的头没有被烧伤�����。”�����。

拉菲被送往当地医院时����,医生发现她全身80%的地方都烧伤了����,由于当地医院无法治疗这样的烧伤����,拉斐被送往达卡医学院医院����。

在救护车上����,拉斐担心自己可能活不下去����,就用哥哥的手机录了一份声明����。她说:“老师碰了我����,我将与这个罪行战斗到我剩最后一口气����。”她还指出����,攻击她的一些人是那所伊斯兰学校的学生����。

4月10日�����,拉斐还是不幸地去世了 � �。成千上万人参加了她的葬礼 � �。

在医院的拉斐 图源:达卡论坛报 #writer摄

目前����,警方已经逮捕了15人����,其中7人涉嫌参与谋杀�����。被捕的人中有两名男学生����,他们组织了支持校长的抗议活动�����。校长本人仍处于拘留中�����。在拉菲前往警察局举报时拍摄视频的警察����,则被调到了另一个部门�����。

孟加拉国总理哈西娜(Sheikh Hasina)在达卡会见了拉斐的家人���,并承诺将把每一个参与杀戮的人绳之以法��� ���。她说:“所有的罪犯都将受到法律制裁��� ���。”��� ���。

拉斐的死在孟加拉国引发了抗议������,数千人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对此案以及孟加拉国性侵犯受害者待遇的愤怒������。

有人说:“很多女孩在发生这样的事件后因为害怕而不敢抗议���。即使是铁做的衣服也不能阻止强奸犯啊���。”���。

也有人说:“我一直想要一个女儿 ��,但现在我害怕了����。在这个国家 ��,生女儿意味着充满恐惧和担忧的生活����。”����。

孟加拉国女权组织Mahila Parishad称����,2018年孟加拉国发生了940起强奸案����。但研究人员表示����,实际数字可能要高得多����。

人权律师�� ���、前妇女律师协会主任萨尔玛·阿里说:“当一个女人试图为性骚扰讨回公道时� ���,她又要面对很多性骚扰……这会导致受害者放弃寻求正义����。最终罪犯无法受到惩罚� ���,他们将再次犯下同样的罪行����。其他人也会因为这样的例子� ���,而不害怕做同样的事情����。”����。

2009年�� �� ,孟加拉国最高法院通过一项命令�� �� ,要求在所有学生可以投诉的教育机构中建立性骚扰小组�� �� ,但很少有学校采取主动���。

现在���� ,活动人士现在要求实施这一命令���� ,并将其写入法律���� ,以保护学生��。

达卡大学的教授Kaberi Gayen说�����,“这一事件震惊了我们�����,但正如我们过去所看到的�����,这样的事件迟早会被遗忘����。我认为这之后不会有太大的变化����。我们必须看看正义是否能得到伸张����。”����。

“无论是在心理上还是在法律方面�����,都必须进行变革�����。学校应该从学生儿童时期就提高他们对性骚扰的意识�����。当涉及到性骚扰时�����,他们必须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